流氓师表 - 第157章、

  今天的小山村显得格外的热闹。

  一大清早的,从乡里浩浩荡荡开来了七八辆小车,每辆车头前面都贴着烫金的大红喜字,当中一辆更是乱七八糟地扎了些红绸,一看便知是辆婚车,这便是菜贩子前来接亲的车队了。

  不过,连日来雨水不断,泥泞的山路湿滑不堪,接亲的车队离着村子还有老远,便陷在泥潭里出不来了。十来个男子下了车,在穿戴一新的准新郎的带领下,卷着裤腿,提着皮鞋,光着脚板,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村子里进发,到得王有才家时,却是一个个满身泥污,狼狈不堪。

  准新郎叫孙刚,是个外地来淘金的,一开始只是在做收破烂倒蔬菜糊口,没想到渐渐的却发了起来,特别是从去年以来,更是赚大发了,到现在也有了小几十万的身家,房子也建起了一套,还有辆专门跑生意的农用车,可谓是车子房子票子儿子都有了,正想着换个老婆的时侯,家里那个黄脸婆也很及时的生病死了。

  这两天孙刚一直在做着新郎倌的美梦,那个小姑娘他虽只见过一面,并且还跟她套过几句话,小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葱嫩,当时就馋得他直流口水,一找人去提亲,还真个就说成了,喜得他几天没睡好觉。

  不过,昨天忽然听人说小姑娘偷偷跑了,生怕到嘴的鸭子又跑了,急得他一大早就叫了十来个人,租了七八辆小车来接人。反正这乡里的风俗是:只要收了彩礼,那这门亲事就是板上钉钉了,对方要想悔婚,可以,彩礼翻倍赔偿。

  接亲队伍犹如鬼子扫荡,悄无声息地进了村,便直奔王有才家。

  昨晚喝得烂醉的彭磊睡得那叫一个香,却忽地被人兜头一盆冷水淋了透心凉,顿时冷得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却见小梅双手叉腰站在面前横眉怒视着他。

  彭磊一骨碌跳了起来:“你疯了?我招你惹你了,干嘛用冷水泼我?”

  “活该,谁让你睡得那么死。”

  小梅怒道,“小丽都要被人给抢走了,你还在这里睡觉,还不快点想办法去阻止那些人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彭磊二话不说,将那脏裤子往身上一套,光着脚板就往外冲去。

  此刻的王有才家院子里到处都是人。而在堂屋里,准新郎倌和未来岳父却发生争执。原本按着山里的规距,是今天下午来接亲,第二天摆上二三十桌酒席,把全村老少都请来吃上一天,再热热闹闹地把人接走。

  可昨天发生了小姑娘偷偷逃走的事后,孙刚生怕夜长梦多,再加上这几天雨水不断,摆酒实在是不大方便,所以他临时变了卦,想先把人接去把生米煮成熟饭,等三天后女方回娘家时再把酒席补上。

  王有才却坚决不同意,他虽然贪钱可也好面子,老子这是嫁闺女不是卖女儿,不操办一下就想把人接走,这可就让他的老脸没处搁了。王有才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似的:不行,这酒非办不可,规距可不能坏了。“

  两人僵持不下,在那争了个面红耳赤。王丽穿戴一新,越发的显得俊秀可人,只是小脸上满是泪痕,哭哭啼啼的坐在小板凳上,她母亲则寸步不离的陪在旁边。

  孙刚看得直咽口水,越发的心痒难耐,直接从夹在腋下的皮包里掏出一万块钱砸在了桌上:“要不这样,这一万块钱就算我办酒的钱,回头你想办多少桌都行,反正新娘子我今天非接走了不可,我家里还有一大群客人等着我回去呢!老丈人,你看怎么样?”

  “这样……也可以吧!”

  在村里办酒,就是杀两头猪,买些糖果什么的,顶多也就花上三四千块吧。王有才看着那一万块钱,心头一喜,话也就软了下来。

  “那好,老丈人,今天就对不住了,等过了三天,我再和小丽一块回来,当面跟大伙陪个不是。”

  孙刚乐滋滋地看向了王丽,“小丽,跟我走吧!”

  王丽哭泣着抬起头来:“爸,我不去,我死也不愿意嫁给他。”

  王有才手里紧捏着钞票,教训起女儿来了:“你这孩子,爸教你的你都忘了,女人迟早都是要嫁的。这姑爷又有钱,人长得也不赖,你还有啥不乐意的……”

  “弟兄们,还不快些来扶新娘子出门。”

  一旁的孙刚早已迫不及待了,一使眼色,早有两个男子一左一右的过去强行扶住了王丽就要往外走。

  “放开她。”

  只听一声大喝,但见一个蓬头垢面的青年男子光着脚丫,双手撑开,威风凛凛地挡在了大门口。

  孙刚没料到横地里杀出个孙悟空来,吃惊道:“你是谁?”

  “你别管我是谁,我只告诉你,你这是非法买卖人口,是要坐牢的。”

  孙刚见这人不象是本村的人,一脸狐疑的望着王有才,王有才也是哭笑不得,直后悔昨天没撒下脸皮把彭老师赶走,这果然就跑出来捣乱来了,讪笑道:“这个是小丽的班主任彭老师。我说彭老师,你没事跑来瞎掺合些什么呀?”

  孙刚一听,轻松地笑了起来:“哦,原来是小丽的班主任啊,你别误会,我和小丽是自由恋爱结婚的,希望你别干涉,回头还得请你到我家里喝我和小丽的喜酒呢!”

  彭磊怒道:“小丽才多大啊,根本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,就和你自由恋爱?我问你,你有结婚证吗?你要是没有,那你就是非法买卖婚姻,小心我到派出所告你去。”

  “咦,彭老师,你是外地来的吧,不知道咱乡里的规距,咱们这女孩子不都是这么大年纪结婚的。再说了,女方家父母都同意了,彩礼也已经收了,那小丽就已经是我孙刚的老婆了,结婚证嘛等以后到了年龄再领也不迟。彭老师,你就算是告到县里去也没用。”

  孙刚来盘山乡混了几年,对这的风俗早已清楚个透,就连户口也已经转了过来,俨然已是个本生本长的当地人了。

  这时侯村里也已经陆续地来了好多人,大家虽然对这桩婚事有些不满,可乡里的多年来的风欲习惯就这样,人家父母都答应了,谁还管得这事,就连小梅也是一脸黯然的站在彭磊身后,一声不吭。

  彭磊心里也清楚,可这一刻他也没别的办法,心里就一个念头,今天说啥也不能让他们把王丽带走,死死的挡在了门口不让。孙刚占着自已有理,示意自已的人上前去把他拉开,彭磊急道:“王有才,你就忍心自已的女儿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吗?只要你说一句话,王丽以后上学的钱全部都由我来出,就算她以后考上了大学,所有的费用也都由我来负担,你看怎么样?”

  “这……哪成呢!”

  王有才也不免有些心动了,可到这时侯要是反悔,那可是要赔双倍的彩礼钱的。

  那孙刚见状,也撒下了脸皮,恶狠狠道:“妈的,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,你不就是个破教书的吗,老子娶老婆,你凭什么在这多管闲事?弟兄们,把他给我扯一边去。”

  四五个男子冲上来就要去推彭磊,彭磊情急之下大喝一声道:“住手。王有才,我告诉你,小丽她是我的女朋友,要嫁也只能嫁给我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所有的人听了这话都有些傻眼了,王丽抬起头来,泪眼模糊地看着彭老师,眼眸中满是惊喜,就连小梅也是吃惊不小,眼神异样的看着彭磊。

  孙刚气急败坏道:“你少在这胡说,彭老师,你可是她的老师,你这话说出来谁信啊!”

  “当老师的就不可以和学生谈恋爱了吗?”

  彭磊见他这句石破天惊的话震住了大家,不由冷笑道,“我和小丽好了半年多了,小丽早就是我的女人了,我今天就是来向她父母提亲的。”

  他这话一出,大伙自然就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来,王丽都和她的老师有了那种关系了。王有才也是张大了嘴问女儿:“小丽,他说的都是真的?”

  “嗯!”

  王丽咬了咬红唇,飞快地点了下头。“爸,我喜欢彭老师。”

  这一下形势陡然急转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王有才的身上了。

  “哎,你咋不早说呢!”

  王有才心思急转,忽地一拍大腿,“老婆,去把小孙送的那些彩礼都拿出来。小孙啊,对不住了,我女儿既然已经有了对象,我也没办法了,你送的彩礼我一样不少,全都退还给你。”

  “不行,这彩礼既然送出去了,哪里还有再退回来的道理,老子今天非把新娘子带走不可。”

  孙刚哪想到会横生出这么些枝节来,眼看着到嘴的鸭子真的要飞走了,气得直跳脚,大吼一声,“弟兄们,咱们走。”

  孙刚也是急红了眼,领着手下的人就向门口冲来,眼看着一场冲突在所难免,彭磊握紧双拳刚要迎上去,小梅忽然从他身后挤了进来,飞起一脚就把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汉子踹倒在地。

  她身后的几个村里汉子早就憋着一股子劲了,此刻见小梅动手了,也都挽起了手袖准备加入战斗。

  “不用,我来就行了。”

  小梅伸手拦住了他们,厉声喝道,“你们听见没有,女方家既然已经退婚了,那你们还不把小丽放开,赶紧拿着那些彩礼给我走人。”

  孙刚这边没想到突然间又杀出来个女的,竟然一脚就把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踹倒在了地上,占着他们人多,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来,四个男的同时向小梅扑了过来,彭磊担心小梅,刚想上前来做护花使者,却被小梅一把推到了一边,只是略施了一下身后,三拳两脚就把四个男人给放趴在地上。

  其余的见状,全都傻眼了,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女侠,竟然这么厉害。眼看着那四个男的还躲在地上哎哟哟地直叫唤,小梅轻松地拍了拍手,走到了王丽面前,厉声道:“放手!”

  两个抓着王丽的男子慌忙松了手,躲到了一边。小梅怒视着孙刚道:“姓孙的,还不赶紧拿着你的那些臭钱给我滚。”

  孙刚仍旧心有不甘道:“要退彩礼也行,拿十万块钱来,我立马走人。”

  彭磊抢上前来:“你不就送了王万块的彩礼,加上刚才的一万,一共不就才六万,凭什么想要十万?”

  孙刚哭丧着脸道:“这是规距,你们既然要悔婚,当然可得赔我双倍的彩礼了。”

  小梅冲他一扬手掌,喝道:“咱们村从来就没这规距,赶紧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,否则我连你也一块揍趴下了。”

  “还不快滚。”

  村里的汉子也都跟着吼道。

  孙刚眼看着好事泡汤了,恨恨地瞪了彭磊一眼,只好和他的人拿着王家退还的六万块钱和一些好烟好酒,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“彭老师,谢谢你。”

  王丽红着双眼走到了彭磊面前,忽然张开双臂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